剑徒之路 正文 第1801章 变故

作品:《剑徒之路

    李绩不是这么没追求的人,哪怕他真的有的是时间,哪怕他真的很珍惜和豆腐庄相处的时光,可作为一名修士,一名典型的阴谋论者,在心中没底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做到真正沉下心来享受这一切?

    享受的前提是无忧无虑,像现在这样被莫名其妙的搞到这么一个地方,他又怎么可能真的没心没肺的昏昏庸庸过日子?

    但他找不到针对的方法去探寻这一切,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是虫子?还是蛰?或者赑屃?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他唯一能确定的是,幕后操纵者不可能就让他这么快乐无忧的陪老婆过一辈子,如果真是就这样了,他也认头,感谢天道!

    但如果真的有目的的话,只要他自己忍住,就一定有变化找上门来!

    一年后,变化来了!

    不是个人的变化,而是这个世界的变化,照夜国和虫族的战争在漫长的相持下,终于出现了倾斜,人类军队在白石滩惨败,十数万精英战士在此次战役中丧生,照夜举国大哗,国运命在旦夕。

    在损失的将士中,就包括了三小姐的父兄,他们为国捐躯,血战成仁,和大多数深爱这片土地的将士们一起,永远留在了白石滩,尸骨不存;因为虫族是个食人种族,他们从来不会考虑军粮和后勤供应的问题,只要有人烟,他们就能继续前进,除非走到广阔的无人区。

    噩耗传来,举国震动,每个城市都在厉兵秣马,准备汇聚起来,与虫族再决雌雄,但从将军府高层传来的消息却和普通百姓得到的消息不同,作为将军府的唯一后代,在这个国度世袭的官职体系中,三小姐就成了将军府唯一的继承者。

    “这次失败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我人族大军在军势占优的情况下却遭此惨败,其中另有原因!”

    豆腐庄这时已经进入了三小姐的状态,这也不能怪她,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哪怕只是个幻境世界,也不能遗忘,这也不是豆腐庄的性格。

    李绩就叹了口气,“朝中有奸臣?他能得到什么?这是两个种族!可不是同种族的内战!引狼入室之后,他能在虫群里当官?”

    三小姐瞪了他一眼,“不许你这样阴阳怪气的!你是人族,到哪里都是人族!

    我们大家怀疑的是当朝国师!他确实是人类,可他也是照夜国唯一一个有可能从高武境界跃升至修行境界的人,所以他的行事,就不能按常理计!”

    李绩伸了个懒腰,“为一己之私,拿人类生存环境做代价换取自己的修行权利,这确实不可原谅,问题是,你们怎么知道这一切的?没有证据可不能胡来,否则人族内乱,那才是毫无挽回的余地!”

    三小姐正色起来,不再是平常那一副小儿女的模样,“李绩!虽然我修行时最高境界也只达到了金丹,和你现在达到的高度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以为,无论修到何等境界,都不能忘了自己身为一个人类的基本义务!

    我不喜欢你现在这样子,玩世不恭,甚至在人类灭顶之灾面前都显的无动于衷,怀疑这怀疑那的,

    我会替父出征,率领朔方城后备军队向国都出发,和我一起的,还有周边很多城市的军队;我们将在国都下聚合,而虫族大军在攻破白石滩后也会从另一路进逼国都。

    那里,就将是人族和虫族的决战之场,我不会放弃自己的责任,哪怕这辈子和你相处便只有这短短一年,我也会用余下的生命去为人类拼出一个未来。

    你就在这里等我,等我回来,或者一起结束!”

    豆腐庄,嗯,现在她是三小姐灵魂附体,就这么甩給李绩一句话便转身离去,她不能忍受自己的丈夫变的这么的冷漠,这就是修士高境界的后遗症么?如果是这样,她宁愿以后不再转生!

    李绩就叹了口气,豆腐庄还是那个爆脾气,和她温柔起来根本就是两个人,不过这符合她的性格特点,直率真诚,眼里不揉沙子,她可以以千金之躯不顾世人嘲笑住进他那个破旧的狗窝,也可以抛弃未来数十年的相处,抛弃等待了千余年的相逢而毅然投入战争之中!

    只为践行一个幻境中的理想!

    和她相比,李绩在大义上是远远不如的,活的久了,经历的多了,就变的疑神疑鬼的,把周围发生的一切,都看作是对自己的阴谋,这是病!

    如果天道就是好意让他们夫妻重逢,凭慰一生呢?如果蛰就仅仅是个传信的使者,并没有自己的目的呢?如果赑屃就是在听到了蛰的计划,觉的自己有义务帮朋友开开心心的过一世夫妻生活呢?

    修行中不仅有阴暗,也有阳光!当你用阴暗的目光看待身边发生的一切,你就只能看到阴暗!当你用阳光的心情去面对这个世界,你看到的就是美好!

    我特么的真是有病,怎么自己给自己灌起鸡汤来了?

    他还是没有办法放任豆腐庄一个人去面对这一切,哪怕他真的觉得,多豆腐一个不多,少豆腐一个不少,一个国家的存亡,就少你一个了?还是虚幻的世界!还有某些不可控的未知!

    所以,在三小姐一身戎装准备代父出征时,他也光荣的成为了亲卫队的统领,负责指挥整支军队最精锐的一支力量;这支军队和她父兄带走的不大一样,老兵不多,新兵不少,为了凑齐数量,甚至还有不少还没成为真正战士的后备武者,他们会很快成为战士,前提是在战争中活下来,

    聚兵并不顺利,因为三小姐可不是她的父亲,换个她的兄长来都要比现在顺利的多,在朔方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这个位置,哪怕将军位置是世袭的,但也有意外发生,比如现在将军府的状况。

    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仅仅想凭亡父的身名,和一点自己在朔方城胡闹创出来的声名,又怎么可能让城中许多老奸巨猾者信服?

    他们当然也有自己的道理,谁也不可能把自家子弟交待给这么一个从没上过战场的女子身上!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