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徒之路 正文 第69章 子欲养

作品:《剑徒之路

    李绩的修练生涯依旧平静,他能感觉到,跟踪他的人消失了。是因为轩辕城执事房的警告?也许吧,但这一切并没有结束,跟踪他2个月,然后又派两个人过来送死,最后相安无事,这怎么可能?

    也许会采取其他方式,也许对方只是在等风波过去。。。李绩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他除了等也别无他法,在轩辕城他还是太弱,弱到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

    修练方面有欣慰也有烦恼,功法修为可以说真的是一日千里,修为的提高使体质经脉变的更坚韧,更坚韧的身体让他能够承受的灵气强度更高,更高的灵气强度让他每一次的周天搬运更富有效率,高效芙蓉黄庭搬运术让他的修为提升的更快,如此良性循环,上古功法之威尽显。

    法力的总量和质量和以前比不可同日而语,具体到剑术上,剑炁从以往的三寸暴长到现在的一尺,而且不用象以前那样只敢在关键时刻使用剑炁,现在的他在一刻钟之内保持一尺剑炁的状态没有任何问题。下一步要解决的是剑炁离体的问题,这个只能自己独自摸索,没有前人经验可循,修士没兴趣练江湖剑术,武者又无法力可凭,大概如此。。。他的感觉是需要修为筑基后方能剑炁离体,这不是猜测,是和重剑无锋无数次在灵魂层面上幼稚沟通后的结论,无锋的剑灵还很幼小,充满了各种的傲骄,任性,叛逆。。。这个爹不好当。。。

    六识之术有些麻烦,身识暂时市面上未见,李绩已经求肯黄道人在轩辕城放出口风,不过这需要时间;眼识是六识中除神识外最重要最常用的识术,现在的李绩还真凑不出5块极品灵石,引灵法阵需要的灵石不能动,那是根本。

    不能怪李绩这么急迫,作为前世体系下的理科生,合理的安排自己的学习进度以达到最大限度的效率已经深深刻在了他灵魂之中。他很清楚,筑基前的这段时间恐怕是他修道一途中最休闲的时光,他必须把六识中除神识外的五识练上手。否则真等筑基了,一大堆更重要的术法在等着他,飞剑之术,遁术,神识锻炼之术,哪一个不需要大量的时间,到时恐怕没时间来细磨五识。。。

    归根到底还是个身家财富的问题,财侣法地,无一不可或缺。李绩前些日子却是有些大意了,他总是觉的自己修练有了引灵大阵,不用花费巨大的丹药,职业方向又是剑修,丹,器两方面都消耗有限,似乎也不用这怎么努力赚取灵石。。。现在看来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有些小看修真界。。。但灵石的问题很难短时间解决,哪怕到了现在,他也没想过通过常规的丹药法器符箓方式来解决问题,他不想浪费时间。。。

    李绩托黄道人在轩辕城放出口风收购身识之术,本以为需要很长时间,让李绩没想到的是,仅仅七天时间,便有人通过黄道人约自己见面,这本是个再寻常不过的交易,但李绩却如临大敌,因为这交易之人名叫李墨风,代表轩辕城李氏一族。

    是要摊牌了么?图穷匕现?李绩倒是不担心安全问题,有中间人黄道人,哪怕黄道人并不亲临现场,也不会有人做这种傻事。

    到了此时,其实身识之术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李氏如此纠缠的真实意图。估计李氏也顺势而为,借身识之术这么个由头,和李绩谈谈,这符合他们一连跟踪2个多月的行事方式。。。

    见面地点在知味楼,就两个人,李绩和李墨风,三楼临窗雅间,一壶香茗,没有点酒菜,两人心里都明白,谈不拢的话,饮酒吃菜又有何用。

    李墨风是个黑瘦精炼的中年男人,一身青袍看不出华贵却是私人订制,尽显大族底蕴。他一见李绩便双手抱拳迎出几步道:“老弟南地李氏,老哥我北地李氏,云瀚天岭为隔,山南山北五百年前都是一家。。。既是一家人,老哥我托个大,咱们就兄弟相称,老弟千万莫要拘束客气。。。”

    李绩哈哈大笑,一路小跑,大声应道:“今儿个总算见到亲人了,哥哥莫怪小弟来的迟,这轩辕城七拐八拐的,小弟可一通好找啊。。。”李绩现在开光境,法力比一般开光境修士更凝炼,尤自看不穿对面这管家修为,不用猜,必定是筑基境或者以上。在修真界,修为便是身份,他一筑基修士摆出一副巴结样子,给谁看呢?李绩又不是未经人事的初哥,一通虚头巴脑的应酬是滴水不漏。

    “老弟初来轩辕,路径难免不熟,哥哥我何怪之有?你我之间,既是有缘,不如哥哥回头派个人手带老弟好好领略下轩辕城的独特之处?”李墨风很是自来熟。

    “如何敢麻烦哥哥?轩辕虽大,小弟这段时日也转了个囫囵。。。”李绩当然不敢接受。

    “呵呵,老弟恐怕不知道,轩辕城并非表面这般,其实内中锦绣玹机非入轩辕几十年的老人不可知。。不是哥哥我大话吹嘘,凭我李氏千年来在轩辕城立下的根基,又有什么满足不了老弟的呢?”李墨风这话听着亲近,但话里话外却留露出李氏强大不可欺的意思。。。

    李绩如何不明白这李管家说话的套路,无非是摆明双方地位权势实力间的差距,要压的他心生畏惧,如此一来再往下谈话的主动权就由得他李氏掌握了。

    实话说,李氏的做法也没错。实力便代表了地位,李绩当然不会认为现在的自己能和李氏这样的庞然大物平起平坐,他也从不拒绝适当的退让和低头,这是一个人成长的代价。。。但是,前提是不能触动他核心利益,比如,轮迴殿的法阵。。。

    李墨风正事不提,一味的天南海北的胡乱吹嘘拉近关系,李绩当然也不急,开启嘴炮模式回怼回去,夸自己是天上少有地上难寻的天才般人物,骂轩辕剑派有眼无珠识不得自家潜力。。。这些没见识地痞无赖般的说辞听得李墨风直皱眉头,终于忍不住说起正事,“我李氏千年传承,族内神功妙法无数,既知老弟求取身识之术,正好族内有一本,不知老弟觉的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