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

脚步声从二楼楼梯上传来。

声音混杂在一起,一个轻一个重,一听就是两个人的。

四人登时停下谈话,颇有戒备地朝声源方向看去。

整个女生宿舍都没有灯,黑咕隆咚的,只有苏秋白手中的手电,她迅速将手电往楼梯一扫,当即,两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帘。

四人一怔。

来人赫然是司笙、冬至二人。

跟狼狈不堪的四人不一样,司笙完全没被淋湿,脱下雨衣,那身校服还是干的。冬至相差不远,干净清爽,依旧是大帅哥一枚。

四人被教室陷阱坑过,又被雨水淋过,衣服上都是痕迹,且皱皱巴巴的,做好的发型基本都毁了。

——录制其它综艺,或许会中场歇息,给他们重新换身装扮、弄个造型,但这档综艺追求的就是真实感,中途换装会给人“表演”的感觉,降低代入感。

王老师问:“你们俩怎么跑我们前面去了,从哪儿进来的?”

冬至笑笑,解释道:“你们跑得太快,跟不上,我们就绕了一下,翻窗进来了。”

“翻窗?”乔绾捧着脸,惊愕出声,“还有这种操作啊?”

冬至耸耸肩。

苏秋白敛了眉目,黑暗中,眉眼覆上一层冷霜。

半晌后,她问:“你们怎么从楼上下来的?”

“去王巧巧宿舍看了眼。”

司笙凉声回答。

苏秋白打量着二人,“你们不是没手电吗?”

这乌漆嘛黑的,外面没有月光,他们视力再好,也难以发现线索。

“哒。”

随着清亮的一声响,司笙指尖倏地冒出闪烁的火苗。

“……”

众人秒懂,一时默然。

司笙大部分时间都在搜刮物资,还能在工作人员身上“顺手牵羊”,能拿出什么都不奇怪。

“司姐姐,你真是个宝藏。”乔绾惊奇地感慨着。

王老师又问:“找到线索没有?”

“没有。”司笙道,“建议一起上去看看。”

“我看了一下,”苏秋白站出来,手电的光往头顶一扫,“宿舍楼跟教学楼一样,都是通电的。应该有个总开关……我们先解决照明问题。”

如果真的是来冒险的,那荒废已久的学校,肯定是没有光线照明的。

可是,他们是来录综艺的。

如果全是漆黑环境录制,观众全程通过夜视听他们说话、行动,显然会大大降低趣味性。

何况,归根结底,节目还是以解谜为主的。

“也是。”

司笙懒散一应声。

手指一抬,将打火机关上,火苗赫然消失。

苏秋白道:“那我们——”

话音未落。

倏地,听得“哒”地一声,司笙打了个响指。

清脆一声响,一瞬间,走廊灯光依次亮起,从下往上,六楼灯光全亮,视野登时变得明亮清晰起来。

“……”

四人……除了一脸淡定的冬至,都瞠目结舌地望向淡定打响指的司笙。

节目组果然把剧本给你了是吧!!

王老师盯着司笙,磕巴着出声,“怎、怎么回事?”

“魔术。”

司笙挑眉。

乔绾惊呆,“真的假的?”

司笙:“假的。”

众人:“……”

“喏。”

司笙手放到外套口袋里,往后看了一眼,视线落到走廊尽头的墙面。

借着走廊昏黄的光线,他们看到安装在墙上的电闸总开关。

四人没看明白。

“什么意思?”

冬至解释,“我们进来后,第一个找的就是总开关。有个小谜团,被我们解开了,打开电闸后——”

说到这里,冬至从裤兜里摸出一个遥控器来。

“这是控制所有走廊灯光的遥控器。至于宿舍,我们试过了,开关有好的也有坏的,坏的里面应该没线索吧。”

“……”

众人恍然。

也就是说,刚刚司笙打响指的时候,冬至摁了裤兜里的走廊开关。

——搞得他们一愣一愣的,还真以为是“变魔术”之类的。

其余人都哭笑不得,唯有苏秋白,没来由觉得烦躁。

解谜就解谜,好好说不行,非得玩这些花里胡哨的。

……

第三关,挑战还在继续。

司笙依旧划水。

不过,因第三关的密室颇为困难,嘉宾们时常被卡住,司笙总是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对他们进行提点。

如意外的发现,或是巧合的发现。

三个小时后,他们顺利找到王巧巧,以及还活着的马德老师。

配合着走了一段剧情,六人成功化解王巧巧的怨气,带着马德老师开了最后一扇门,逃出生天。

全程用时七个小时。

嘉宾也好,工作人员也罢,皆是筋疲力尽。

“总算录完了。”

众人长吁了口气。

凌晨三点半,外面大雨初歇,雨后空气清新,夜风里带着静谧舒适。

司笙脱下外套,将其递还给冬至。

“笙姐,我们一起回去吗,请你吃夜宵。”冬至将黑绳还给司笙,期盼地问。

司笙道:“不了,男朋友还在等。”

“男朋友?”王老师耳朵尖,还有点八卦,一听就凑过来,兴致盎然地问,“你男朋友在哪儿啊?”

“校门外。”

“送你过来的?”

“嗯。”

“那可等了好几个小时了。”王老师感慨。

“嗯。”

“司姐姐,你男朋友是谁呀?”乔绾闻声赶过来,眼里闪烁着八卦的火花,“网上的CP有真的吗?”

她浑身都是奶油,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但漆黑明亮的眼睛,此刻就跟闪着光似的,光芒蹭蹭蹭地往外冒。

司笙一扬眉,想到凌西泽,不自觉地勾勾唇。

不过,话到嘴边却是:“保密。”

“啊。”乔绾颇为失望,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不敢逼迫,心思转了个弯,末了,又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八卦内心,悄声问,“那钟影帝给你直播间打赏的事,是真的吗?”

“……没问。”

王老师闻声,讶然问:“你跟钟裕真的认识啊?”

因为补看了《城秘》,所以直播间砸礼物一事,他也知道。本以为是司笙的团队故意造势,别出心裁的一番炒作呢。

跟钟裕接触过的人,谁不知道钟裕的性格?

沉默、高冷、孤僻。

对谁都爱搭不理的。

很少接触网络,跟女演员只有拍戏合作的交情,连绯闻都不带有的……更别说蹲在直播间给人打赏了。

“嗯,合作过。”

司笙敷衍地回答。

在圈外,坦然说认识钟裕,倒是没什么。在圈里……说“跟钟裕是朋友”,大概会觉得她在蹭热度吧。

都是第一次合作,没必要跟他们扯这些。

司笙急着回去,拒绝了他们“一起吃夜宵”的邀请,一收工,就回保姆车上换了衣服,一个人离开了。

……

“绾绾,你怎么了?”

换了衣服的苏秋白,刚一走下车,就见到捧着脸、小跑着回来的乔绾。

“啊!”

忽然被叫住,乔绾脚步一顿,微微惊了惊。

灯光很远,此处光线颇暗,但苏秋白一垂眼,还是能见到乔绾脸上的红晕。

苏秋白狐疑,“干嘛了?”

“我刚换完衣服,想找司姐姐要个联系方式,就……”捧着滚烫的脸,乔绾空出一只手,微微缩着脖子,往校门口方向指了指,“正好看到司姐姐出校门,就追了上去,然后……”

她支支吾吾的。

苏秋白凝眉,“就怎么?”

“看到有个男人在等她,他们俩一见面就……”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乔绾饶是拍过吻戏,但代入感不强,骨子里是纯真的,谈及时声音压低很多,“亲亲抱抱的,特别恩爱。”

“哦。”

苏秋白对这个倒是不挂心。

不过,对另一点……

她问:“是谁?”

“隔得太远了,没看清!”乔绾呼出口气,“不过,应该不是钟影帝,看身形气质不大像。”

“……哦。”

乔绾冷静下来,由衷地感慨,“司姐姐真是人生赢家,长得漂亮,漫画人气高,男朋友还宠她,录个综艺还等她七八个小时……”

看着乔绾一脸艳羡的模样,苏秋白眸光微微一闪。

无非就是玩得一手好营销罢了……

拍个综艺还得拉上男友来秀恩爱,莫不是表演型人格,爱刷存在感。

------题外话------

今天是福利日。

另外,求个月票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