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氏:“我这里正好有几张字,不知道写的什么,能否劳烦先生给我看看?”

年掌柜抬手拭汗:“我只是个掌柜,识文断字的事并不擅长,隔壁不是住着个书生,要不夫人去找他问一问可好?”

百里奚坐在隔壁莫名其妙打了个大喷嚏。

百里奚:“百无一用是书生,谁是书生,你才是书生,你们一家子都是书生。”

周氏:“年掌柜就帮帮我吧……”这个“吧”字,尾音拖的忒长,又娇又憨。

“我一个妇道人家,怎好出门去麻烦隔壁小生……”

说着撒娇似的就去拉年掌柜的衣袖。

年掌柜吓的话都说不利索了,“莫,莫,莫急,我……我跟你去便是。”

周氏这才又喜笑颜开,挥着小帕子拉着年掌柜的衣袖就进了自己房中。

“你,你……你快放手。”年掌柜一手拉着自己袖子,想摔又摔不开,一手捂着自己鼻子。香气实在重的太熏人!

谁知道进了周氏屋子,却并未见周氏拿出什么纸张来,只是笑闹着强拉年掌柜不放。

年掌柜推也不是,喊也不是。只知道她是萧六姑娘的娘亲,这若是让人瞧见了可如何是好?若是沈媛也翻脸,他可得罪不起。

……

沈媛睡醒,若眉急忙进来伺候。

沈媛是被吵醒的,抬头往外望,“什么声音嘈杂,家里来人了?”

若眉呆呆的道,“好像是三夫人劳烦年掌柜给她念什么字。”

沈媛:“年掌柜?可是找我有事。”

若眉:“年掌柜没说,等小姐收拾妥当,我去叫年掌柜进来。”说着给沈媛洗脸净手。

正要梳妆,沈媛推开若眉的手,“就这样吧,叫年掌柜进来。”

若眉柔顺的放下梳子,低声应了声“是”就出去了。

……

“什么?!有人在卖我们的酒?”听了年掌柜的叙述,沈媛反问。

年掌柜:“沈老板不知道?”

沈媛:“你这不是刚刚告诉我。”

年掌柜吁了一口气。“不是沈老板将酒又卖于他人便好。”

沈媛:“你看我像是那不守信的人吗?我既然答应只跟你们一家合作,又怎会反悔?”

年掌柜:“东家说,若不是姑娘,这便好办。只不过如方便,还是请姑娘过去一趟,大家好当面商量对策。”

沈媛点点头,连忙这就收拾出门。

年掌柜的马车就等在门外,也不用再去香水坊叫冯奇,沈媛带着若眉就跟年掌柜出门了。

到了翠云阁,就看沈鸿升等在外面,可见是急了。

沈柯也在。看见沈媛身后跟着的若眉,沈柯抬手掩口咳嗽两声,似乎有些尴尬。

事情在路上的时候年掌柜已说了大概,如今沈鸿升又补充很多细节。

原来也就是这几天,市面上突然出现了一种酒,跟水井酒很类似,虽口感不如真的水井酒细腻,但已经有五分神似,街头巷尾小酒楼已经争相进购。

而真的水井酒,翠云阁一直是限量销售。假酒对于翠云阁的销售并没有造成冲击,京城里最不缺的就是识货并有钱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