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婉还没有从怀孕四个月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又见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傅衷寒。

两人趁着夜色,相见在了一旁平日无人来往的花园中。傅衷寒靠在假山上,抚摸着周婉的脸颊。他欲亲吻上去,却被周婉推开,她心里有些忐忑,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衷寒,我们最近还是不要再见了。”

“怎么了?是夏王发现了?”他问道。

周婉摇头,“不是,是我怀孕四个月了。此时见面,多半不好。”她抿着嘴唇,深吸一口气,似乎好不容易才说不出来这句话。

当年蜂蝶并肩,青梅竹马,如今只能隐藏在黑暗中。她心里害怕夏王,隐隐的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但又在午夜梦回之时,觉得是他对不起自己。

身后的白霜如同皑皑的大雪,玉砌粉黛,一片琉璃白。

傅衷寒笑了一下,“是好事啊。”他勾起手指,把周婉落下来的碎发别到脑后去,“你过得好,我便心满意足了。”

她惨笑一下:“当真如此?”

“我说的是假话。”他低沉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耳畔,刺激着耳膜。

周婉叹了一句,问出了今日思考出来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你……回来究竟做什么?”

“报仇。”他直言不讳,冲着乌云布满的天空笑了笑,“你愿意帮我吗?”

“愿意。”她不假思索地说。她猜到了这个答案,苦思冥想了很久,如果傅衷寒如此问她,她要回答些什么才让自己安心?似乎这辈子她还没有为他做过一件事,若是不伤人害人,何止帮他一件事,就是千百件那又何妨。远处寒灯摇曳,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她在街头算卦卜签问姻缘,那位老先生叹了一句,退回了自己的银子。

傅衷寒微微一愣,“你可知道我要说什么?”

“我愿意帮你,衷寒,我亏欠你得太多了。”她红着眼睛。

“杀了夏王。”

“你说什么?”

“杀了他。”他笃定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