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缘公子冷笑一声:“在大理寺过了两夜,你这叫保护?”

玄妙儿虽然知道断缘公子没有恶意,可是自己确实不喜欢他这样干涉自己的家庭:“断缘公子,你对我虽然有恩,但是不能左右我的生活,你的恩德我记得,如果有机会,我一定报答,只是我的家庭很好,不希望有人破坏。”

断缘公子看着玄妙儿的眼神里忽然暗淡了许多:“就知道你的心里只有他。”说完,断缘公子用直接轻功飞走了。

花继业的手搭在了玄妙儿的肩上,虽然自己的媳妇对自己无二心,可是媳妇总是被人这么觊觎的感觉,确实不咋样。

玄妙儿看着花继业笑了一下,然后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也没说什么,挽着他的手进院子了。

花继业知道媳妇的意思,自己也笑了。

他们到家没一会,心澈心静也带着花逸宕回来了。

花逸宕见了爹娘好不欢喜,抱着玄妙儿说什么不下身了。

玄妙儿也是想儿子,抱着这臭小子一阵亲。

花继业以前总觉得没那么在意儿子,可是这两天不见,也是想得不行,抢过来,也是一顿乱亲。

花逸宕本来很想爹娘的,可是这两人简直是亲亲狂魔,他多都躲不过去,后悔想他们了。

进了门,蒋翠儿准备了火盆,让他们跨进来,屋里的洗澡水也都准备好了。

洗赶紧了,换了衣服,两人其实不是很困,因为大牢里虽然压抑,但是环境不差,也没耽误睡觉,不过确实也有点疲惫了,躺下了休息一会。

两人躺在床上,花继业搂着玄妙儿:“可惜了,宋清风背后的人还是没有查出来,虽然他的描述,像是三王爷,但是没有证据。”

玄妙儿倒也不意外:“三王爷要是阿么容易就暴露,也就不是三王爷了。”

“看来咱们要用白亦楠调出袁素素和萧岩木了,现在三王爷能用的人不多了,如果再断其臂膀,三王爷就该坐不住了,他越是着急,约会有破绽。”

“嗯,这事看来真的要跟白亦楠商量了。”

“宜早不宜迟了。”

“对了,那个追风大师到底知道什么事情,宁可不出来?”玄妙儿也是真的好奇。

“他知道皇上的真实身份。”花继业笑着道。

“what?”玄妙儿直接飙英语了,因为真的是意外,皇上还能别的身份?这可是天大的消息了。

花继业皱了皱眉头:“什么特?”

“语气助词,这不重要,你说什么?皇上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意思?皇上不是先皇的孩子?”玄妙儿一脸好奇的看着花继业,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甚是可爱。

花继业捏了捏媳妇的小鼻子,就知道媳妇的好奇心重:“是先皇的,这血脉还是不能错的太离谱了,不过他的生母不是太后,而是太后身边的丫鬟,太后当年还不是皇后,并且一直怀不上孩子,她知道自己身边丫鬟怀上皇上的孩子之后,就囚禁了这个丫鬟,之后她假装自己有孕,最后去母留子,这件事连皇上自己都不知道,除了太后,估计就只有我和追风大师知道了。”

玄妙儿惊讶的看着花继业:“怀胎十月啊,这先皇不傻,怎么能骗得过去?”

花继业笑了:“太后常年礼佛,说为了国运,在佛堂静修了七个月,后宫的事,说简单不简单,说不简单也简单。”

玄妙儿真的是吃了大惊:“太震撼了,不过连皇上自己都不知道么?那为什么太后没让自己的亲儿子上位?”

“皇上也不知道,当年太后亲生儿子都小,并且这事,除了追风大师,没有人知道了。”

“那你怎么知道的?”

花继业故作神秘的:“你猜。”

玄妙儿皱眉看着花继业摇摇头:“追风大师是你的人?”

花继业笑出声,然后道:“这事确实是很寸,我就是去宫里找点东西,没想到无意中听见了,当时我出手帮了追风大师一把,让他走后宫的一条秘路,以为他能逃出去,结果,他也是走了背字,赶上了一个妃子和御前侍卫在花园偷情,当时皇宫都乱了套了,这事也不能张扬出去,所以……”花继业一个你懂的的眼神看着玄妙儿。

玄妙儿听到这也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当然也佩服花继业,追风大师被人发现了,被人追踪到了,而他却没有被发现,还听来了这全世上只有三个人知道的秘密。

但是玄妙儿还是好奇:“那为什么太后不杀了追风大师?”

花继业拍了拍额头:“如果说,追风大师和太后年轻时候就是旧识,你是不是觉得我像是编故事?”

玄妙儿也忍不住笑了:“还真的像是假的,不过你说的,那保证是真的,这无巧不成书,没想到现实中真的有这么狗血的事情。”

“你不也说艺术来源生活,却高于生活么?”

“虽然有点不太对,但是好像也就这意思吧。”

“那是,我本想着帮着追风大师换个身份,可是他不愿意,或许这也是为了让宫里那位安心吧。”

“哎,这也算是个痴情人,不过说起来,还是觉得狗血,最主要是皇上都不知道他的亲娘是谁。”

“不知道挺好的,当然知道了也不会改变什么的,你觉得皇上会愿意有一个当丫鬟的母后么?他不会承认的。”

“这个倒是,这样挺好的,说起来还真的有点让人不敢信。”

他们这说话时候,心澈在门外报,玄灵儿来了,说是知道了他们被关大理寺的事了。

玄妙儿赶紧起身穿了外衣,她之前还以为这事不会传出去呢,毕竟十一王爷死了的事情,十一王府封锁了消息,没想到这传得够快的。

明显是有人故意要放出消息,就是想让所有人知道,玄妙儿和花继业杀人被关,这样千醉公子一旦介入,救出了他们,那就是徇私舞弊。

进了客厅,玄灵儿就跑上前看着玄妙儿:“没事吧?在大牢里可有受了委屈?”

玄妙儿在玄灵儿面前转了一圈:“大姐放心,我们都很好,要是有事能这么快出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