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上,张雨萌、关爽、黄小明还在与武修联盟的弟子捉对厮杀。

张雨萌看起来就像一个乖巧的邻家女孩,没有一点儿攻击性,她面对的是却一个人高马大、面相凶悍的青年,修为明显在她之上。

正常来说,他应该早就战胜张雨萌了,但是,他似乎不忍心对张雨萌下狠手,只是被动地应付着她,和她你来我往对攻了上百招,还没分出胜负。

“哎呀真烦,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是的话就使出你的真正实力,尽快结束这一战吧。”张雨萌感觉,他就像一个忠实的陪练,根本没有把自己击垮的打算,令她都有些难为情了,总觉得欠了他什么。

“呵呵,小妹妹,哥是真的喜欢你这种类型的,今天能够和你一战,哥非常高兴,既然你已经厌倦了,那现在就结束吧,记住,哥的名字叫冯豹!”男子本来凶悍无比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张雨萌以为他马上就要对自己下狠手了,急忙加强了攻势,算是以攻为守吧。未曾想,她一掌打过去,男子竟然只是象征性避让了一下,故意让她打中了胳膊。

男子一个趔趄,夸张地捂着胳膊道:“好痛啊,好痛。”然后冲她挤眉弄眼笑了一下,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你会记住我的。”

冯豹“败退”出场,张雨萌见状,不由得一阵发呆:“这也可以?”她终于确信,冯豹一直在让着自己。“这个人,真有些意思。”她笑着摇了摇头,凯旋而归了。

“雨萌,你太柔弱了,在敌人面前没有一点儿攻击性,如果今天你遇见的不是冯豹,而是其他人,恐怕你就很难全身而退了。”齐天宇训诫道。

“啊?师父,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张雨萌吃惊道。

“呵呵,我曾经说过,我练成了天耳通,他的声音虽然很小,在我耳朵里却清晰可闻。雨萌,他对你有好感,你该不会也对他动心了吧?”齐天宇笑道,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

“不会不会,师父,我心中早就有了人,你难道不知道吗?”张雨萌明知故问,反将了他一军。

齐天宇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自己,连忙道:“师父逗你玩呢,别当真。”

场内,黄小明还在和武修联盟的那位妙龄少女缠斗,奇怪的是,他们一边动手,还一边不停地动着嘴,似乎在密谈着什么。齐天宇运转天耳通,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大感意外。

“我叫木允儿,是乾坤宗弟子,今年一十八岁,今天主动上场和你一战,实在是迫不得已,还请你见谅。”木允儿似乎很是无奈道。

“哦?为什么这么说?”黄小明警觉道。

“因为我宗掌门不是个东西,每天都在打我的主意,有事没事总爱碰我一下,有一次他疯了似的,差一点要了我,我好怕,我和你对战,只希望你能带走我,我再也不要回乾坤宗受那个老家伙的气了。”木允儿楚楚可怜道。

“还有这回事?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黄小明难以置信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小哥哥,你就行侠仗义一次,帮帮我这个弱女子吧。”木允儿央求道。

“那我得问问师父。”黄小明的目光向齐天宇望去,齐天宇便对着他点了点头。

“师父答应了,我假装败退,你假装追我,就可以到我师父身边了。”黄小明言罢便飞身后退,木允儿马上追了过去。

“哼,小妖精,竟然想私奔?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乾坤宗那边,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汉子猛地一甩手,发射出了一个飞镖,径直打向木允儿的后心。

他,正是乾坤宗宗主,魏四海。

飞镖快速而至,木允儿浑然不觉,眼看就要被洞穿后心,齐天宇一伸手,便有一只内气化成的大手飞出,一把抓住了木允儿的胳膊,将她拉到了近前。

这一招,名为摘星手,修炼到极致,在地球上一伸手,就可以摘下亿万光年外的星辰,堪称一门世所罕见的神通。

飞镖紧随而至,被齐天宇随手一抄,便攥在了手中,轻轻一捏,便化为一片粉尘。

木允儿这才发现,若不是齐天宇出手相救,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死人。她不由得感激万分,盈盈一拜道:“小哥哥,大恩不言谢,以后允儿的命就是你的了,允儿愿为小哥哥付出一切,在所不惜。”

她长着一张婴儿肥的脸蛋,看起来满是胶原蛋白,煞是天真可爱,身材犹如美人鱼一般婉转动人,齐天宇没想到,武修联盟中竟然会有如此绝色。

“允儿免礼,上天有好生之德,我自然不能见死不救。”齐天宇笑语道。

“小哥哥,我投到你这边,看来是真的对了,你真的是彬彬有礼,谦谦君子,那个魏四海和你相比,简直就是个禽兽!”木允儿恨恨道。

“小妖精,你竟敢骂我?等一会儿看我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让你背叛我!”魏四海咬牙切齿道。

这时,场内只剩下关爽一人,和她对阵的是一位凝气五级的武修联盟弟子,名为霍刚,两人实力相当,斗得难解难分。

霍刚欺她是个女孩子,瞅准了她的弱点。专门对她近身攻击,而且每一招都打向她的敏感部位,令她又羞又怕,不停躲闪着他的攻击。

“这个霍刚真的太卑鄙了,师父,我求求你,快点把他杀了吧,不然小爽就吃亏大了。”黄小明央求道,毕竟,关爽是他的女朋友,他不能坐视不管。

“怕什么?作为一个修炼者,自然要学会面对各种各样的敌人,这种机会很难得,就让小爽再磨砺一番吧。”齐天宇不紧不慢道。

黄小明无可奈何,眼睁睁看着关爽在场上被霍刚戏弄得满面通红,左躲右闪,好几次险些被他触及神圣的身体。

忽然间,霍刚一把抓住了她的裙摆,就要向上掀起,关键时刻,关爽反倒镇定下来,她嫣然一笑,欢声笑语道:“霍刚,你也太性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