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城带着几冉了锁龙井附近的一处帐篷区,差人送了些垫子。

众人围坐在矮桌前,凉城这才将自己来到这里的事儿大致讲给了禹木几人。

而禹木和九歌也将奕莺的事情告诉了凉城。

奕莺的事情起来还是让人有些不能接受,凉城听得连连点头,却是时不时吃惊地问着“这是真的嘛?”

几人交换完情报,唯独波伊没有吱声,瞅了瞅几拳定地回道:“你们不用看我,我已经过了,我到了这儿除了泡温泉什么都没干。”

凉城无奈苦笑:“这么来,我们都算是来到这鬼界遭遇了一些机缘。奕莺虽然还在那个什么幽冥界,但是知道她无事,我便放心了。”

奕莺在人间界是凉城的跟班,在幽冥界却是阎王的女儿,这也确实够让凉城吃惊的。

“凉城姐,我回来了。”

几人刚聊完,帐篷外便钻进来一个背着双刀的少年。

“兰哲,快过来,你看我找到谁?”凉城道。

“我们可不是你找到的,我们都是自己找上门的。”波伊呲着洁白的牙笑道。

“禹木、九歌、波伊姐,你们都来啊,太好了。”兰哲掰着手指头数道,“这么来,还没有会和的就只有凌云公子、铭柳嫣姐和婉儿……”

到这里,兰哲顿了顿,挠了挠头,连忙道:“婉儿姐他们一定会没事儿的,禹公子不必担心。”

其实,禹木完全相信婉儿几人一定会没事儿的,他盯着兰哲的原因并非在于婉儿。

“你真是兰哲?”

“这是哪儿的话?我当然是兰哲了……”兰哲尬笑道,“怎么了?不像吗?”

凉城也笑道:“兰哲这几个月跟着一位师傅苦心学习双刀流,那位前辈规矩很多,兰哲在那里也收到了不少教育。”

兰哲不好意思地点零头,应道:“是啊,师傅教会了我很多,现在想想,之前很多事儿确实是太幼稚了。”

禹木瞧着兰哲能变得这么成熟,也算是他的一番造化。

这一圈几人,除却波伊泡了几个月的温泉,其余几人都遇到了难得的机缘。

禹木在幽冥界淬炼了灵魂;九歌在人鬼之井磨砺了**;凉城强化了风魂;兰哲精进了双刀流。

几人聊着聊着又聊到了裴多遇到的那个神秘人。

“现在看来,那个神秘人似乎并不是想杀我们,相反,是为了送我们没人一场造化。”禹木分析道,“婉儿几人纵使没来到鬼界也定然在人间界或者神界的某个地方进行着修习,我们此刻我们返回人间界,不定很快便能找到他们。”

“禹木,除了这鬼界,真得还有神界吗?”几人好奇地问道。

“嗯,神界就和鬼界一样,是确实存在的地方,只是我们现在还接触不到而已。”禹木肯定地道,“婉儿他们若是能到达神界,必能获得一番不同寻常的造化。”

“我也相信,婉儿姑娘他们吉人自有相,会没事儿的。”凉城应道,话锋一转,指着桌子上一张图纸道,“眼下,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通过这锁龙井吧。”

几人心想也对,找不到婉儿三人,也总不能在这鬼界干等下去,毕竟还不知道从鬼界下到人间界需要多久的时间。

若是错过了人间大劫,那之前一切的努力可就全白费了。

凉城手上的图纸,其实就是那口锁龙井的鸟瞰图。

一口井,九根石柱,九条铁链。

“九歌里边的铁链很短,我们定然没办法顺着铁链到达人间界。”禹木分析道。

“对了,九歌,你是怎么爬上去的?”波伊突然问道,“里边的井壁是光滑的还是粗糙的?”

“我上来的时候,里边是有楼梯的。”九歌道。

“楼梯?”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那我们还分析个什么劲儿?顺着楼梯直接走下去不就行了?”波伊连忙道。

“这就是我纳闷的地方,我上来的时候,锁龙井里明明有一道道曲折的楼梯,一直向上,但是我上来以后楼梯就消失不见了。”九歌解释道,“这一点,我一直都弄不懂。”

“也就是为此,你才不让我贸然下到锁龙井中?”禹木问道。

“并不是,我不让你贸然下去,是因为里边的凶魂太多,若是不做好完全的准备,下去必死。”九歌沉声道。

凉城已经调查过很多次这里的锁龙井,也对这里的传做过整理,点头应道:“锁龙井里确实鬼气很重,而且很阴沉,想必是受了之前恶龙的影响。”

禹木心想凭着自己现在的修为,应付那些鬼魂应该也不在话下,只是他有另一个担心。

“锁龙井若真是用来锁龙的,而且进去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我想这锁龙井的法阵效力八成还在,我们贸然进去,怕是会被里边的法力影响。”

九歌也点头同意:“我从人间界爬上鬼界的时候,恶鬼虽多,但是却感觉不到什么法力波动,就像是一座普通的‘枯井’一样,不像是什么困龙大阵。”

凉城听他这么,也皱起了眉头,喃喃道:“我曾经拿这里的动物异兽做过实验,它们被抛进锁龙井以后,会被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拉进去。”

“拉进去?”

“嗯,它们下落的速度绝对要比平日自由落下时快得多。”凉城肯定道。

“这么的话,很有可能,这个锁龙井是上来容易,下去难。”禹木分析道。

九歌苦笑道:“实话,上来也不容易……”

波伊见几人一个个都哭丧着脸,数落道:“你们有点志气好不好,不就是一个大洞吗?跳下去不就完事儿了?”

众人瞧着波伊,心想这哪是跳下去就能完事的活儿,要是跳下去以后都挂了,那不真如翼凤所,成了一次集体自尽了吗?

“喂,你们也不想想,这是‘锁龙井’,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又不是龙,兴许我们沿着里边的台阶慢慢悠悠走下去就能回到人间界了。”波伊站起身,冲几人道。